Sindicación

El Blog

Alojado en
ZoomBlog

Mayo del 2009

Lu Xun. Mañana.

Por Han Wubai - 31 de Mayo, 2009, 12:04,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明天

  "没有声音,——小东西怎了?"
  红鼻子老拱手里擎了一碗黄酒,说着,向间壁努一努嘴。蓝皮阿五便放下酒碗,
在他脊梁上用死劲的打了一掌,含含糊糊嚷道:
  "你……你你又在想心思……。"
  原来鲁镇是僻静地方,还有些古风:不上一更,大家便都关门睡觉。深更半夜
没有睡的只有两家:一家是咸亨酒店,几个酒肉朋友围着柜台,吃喝得正高兴;一
家便是间壁的单四嫂子,他自从前年守了寡,便须专靠着自己的一双手纺出绵纱来,
养活他自己和他三岁的儿子,所以睡的也迟。
  这几天,确凿没有纺纱的声音了。但夜深没有睡的既然只有两家,这单四嫂子
家有声音,便自然只有老拱们听到,没有声音,也只有老拱们听到。
  老拱挨了打,仿佛很舒服似的喝了一大口酒,呜呜的唱起小曲来。
  这时候,单四嫂子正抱着他的宝儿,坐在床沿上,纺车静静的立在地上。黑沉
沉的灯光,照着宝儿的脸,绯红里带一点青。单四嫂子心里计算:神签也求过了,
愿心也许过了,单方也吃过了,要是还不见效,怎么好?——那只有去诊何小仙了。
但宝儿也许是日轻夜重,到了明天,太阳一出,热也会退,气喘也会平的:这实在
是病人常有的事。
  单四嫂子是一个粗笨女人,不明白这"但"字的可怕:许多坏事固然幸亏有了
他才变好,许多好事却也因为有了他都弄糟。夏天夜短,老拱们呜呜的唱完了不多
时,东方已经发白;不一会,窗缝里透进了银白色的曙光。
  单四嫂子等候天明,却不像别人这样容易,觉得非常之慢,宝儿的一呼吸,几
乎长过一年。现在居然明亮了;天的明亮,压倒了灯光,——看见宝儿的鼻翼,已
经一放一收的扇动。
  单四嫂子知道不妙,暗暗叫一声"阿呀!"心里计算:怎么好?只有去诊何小
仙这一条路了。他虽然是粗笨女人,心里却有决断,便站起身,从木柜子里掏出每
天节省下来的十三个小银元和一百八十铜钱,都装在衣袋里,锁上门,抱着宝儿直
向何家奔过去。
  天气还早,何家已经坐着四个病人了。他摸出四角银元,买了号签,第五个轮
到宝儿。何小仙伸开两个指头按脉,指甲足有四寸多长,单四嫂子暗地纳罕,心里
计算:宝儿该有活命了。但总免不了着急,忍不住要问,便局局促促的说:
  "先生,——我家的宝儿什么病呀?"
  "他中焦塞着。"
  "不妨事么?他……"
  "先去吃两帖。"
  "他喘不过气来,鼻翅子都扇着呢。"
  "这是火克金……"
  何小仙说了半句话,便闭上眼睛;单四嫂子也不好意思再问。在何小仙对面坐
着的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此时已经开好一张药方,指着纸角上的几个字说道:
  "这第一味保婴活命丸,须是贾家济世老店才有!"
  单四嫂子接过药方,一面走,一面想。他虽是粗笨女人,却知道何家与济世老
店与自己的家,正是一个三角点;自然是买了药回去便宜了。于是又径向济世老店
奔过去。店伙也翘了长指甲慢慢的看方,慢慢的包药。单四嫂子抱了宝儿等着;宝
儿忽然擎起小手来,用力拔他散乱着的一绺头发,这是从来没有的举动,单四嫂子
怕得发怔。
  太阳早出了。单四嫂子抱了孩子,带着药包,越走觉得越重;孩子又不住的挣
扎,路也觉得越长。没奈何坐在路旁一家公馆的门槛上,休息了一会,衣服渐渐的
冰着肌肤,才知道自己出了一身汗;宝儿却仿佛睡着了。他再起来慢慢地走,仍然
支撑不得,耳朵边忽然听得人说:
  "单四嫂子,我替你抱勃罗!"似乎是蓝皮阿五的声音。
  他抬头看时,正是蓝皮阿五,睡眼朦胧的跟着他走。
  单四嫂子在这时候,虽然很希望降下一员天将,助他一臂之力,却不愿是阿五。
但阿五有些侠气,无论如何,总是偏要帮忙,所以推让了一会,终于得了许可了。
他便伸开臂膊,从单四嫂子的乳房和孩子之间,直伸下去,抱去了孩子。单四嫂子
便觉乳房上发了一条热,刹时间直热到脸上和耳根。
  他们两人离开了二尺五寸多地,一同走着。阿五说些话,单四嫂子却大半没有
答。走了不多时候,阿五又将孩子还给他,说是昨天与朋友约定的吃饭时候到了;
单四嫂子便接了孩子。幸而不远便是家,早看见对门的王九妈在街边坐着,远远地
说话:
  "单四嫂子,孩子怎了?——看过先生了么?"
  "看是看了。——王九妈,你有年纪,见的多,不如请你老法眼看一看,怎
样……"
  "唔……"
  "怎样……?"
  "唔……"王九妈端详了一番,把头点了两点,摇了两摇。
  宝儿吃下药,已经是午后了。单四嫂子留心看他神情,似乎仿佛平稳了不少;
到得下午,忽然睁开眼叫一声"妈!"又仍然合上眼,像是睡去了。他睡了一刻,
额上鼻尖都沁出一粒一粒的汗珠,单四嫂子轻轻一摸,胶水般粘着手;慌忙去摸胸
口,便禁不住呜咽起来。
  宝儿的呼吸从平稳到没有,单四嫂子的声音也就从呜咽变成号啕。这时聚集了
几堆人:门内是王九妈蓝皮阿五之类,门外是咸亨的掌柜和红鼻老拱之类。王九妈
便发命令,烧了一串纸钱;又将两条板凳和五件衣服作抵,替单四嫂子借了两块洋
钱,给帮忙的人备饭。
  第一个问题是棺木。单四嫂子还有一副银耳环和一支裹金的银簪,都交给了咸
亨的掌柜,托他作一个保,半现半赊的买一具棺木。蓝皮阿五也伸出手来,很愿意
自告奋勇;王九妈却不许他,只准他明天抬棺材的差使,阿五骂了一声"老畜生",
怏怏的努了嘴站着。掌柜便自去了;晚上回来,说棺木须得现做,后半夜才成功。

  掌柜回来的时候,帮忙的人早吃过饭;因为鲁镇还有些古风,所以不上一更,
便都回家睡觉了。只有阿五还靠着咸亨的柜台喝酒,老拱也呜呜的唱。
  这时候,单四嫂子坐在床沿上哭着,宝儿在床上躺着,纺车静静的在地上立着。
许多工夫,单四嫂子的眼泪宣告完结了,眼睛张得很大,看看四面的情形,觉得奇
怪:所有的都是不会有的事。他心里计算:不过是梦罢了,这些事都是梦。明天醒
过来,自己好好的睡在床上,宝儿也好好的睡在自己身边。他也醒过来,叫一声
"妈",生龙活虎似的跳去玩了。
  老拱的歌声早经寂静,咸亨也熄了灯。单四嫂子张着眼,总不信所有的事。—
—鸡也叫了;东方渐渐发白,窗缝里透进了银白色的曙光。
  银白的曙光又渐渐显出绯红,太阳光接着照到屋脊。单四嫂子张着眼,呆呆坐
着;听得打门声音,才吃了一吓,跑出去开门。门外一个不认识的人,背了一件东
西;后面站着王九妈。
  哦,他们背了棺材来了。
  下半天,棺木才合上盖:因为单四嫂子哭一回,看一回,总不肯死心塌地的盖
上;幸亏王九妈等得不耐烦,气愤愤的跑上前,一把拖开他,才七手八脚的盖上了。

  但单四嫂子待他的宝儿,实在已经尽了心,再没有什么缺陷。昨天烧过一串纸
钱,上午又烧了四十九卷《大悲咒》;收敛的时候,给他穿上顶新的衣裳,平日
喜欢的玩意儿,——一个泥人,两个小木碗,两个玻璃瓶,——都放在枕头旁边。
后来王九妈掐着指头子细推敲,也终于想不出一些什么缺陷。
  这一日里,蓝皮阿五简直整天没有到;咸亨掌柜便替单四嫂子雇了两名脚夫,
每名二百另十个大钱,抬棺木到义冢地上安放。王九妈又帮他煮了饭,凡是动过手
开过口的人都吃了饭。太阳渐渐显出要落山的颜色;吃过饭的人也不觉都显出要回
家的颜色,——于是他们终于都回了家。
  单四嫂子很觉得头眩,歇息了一会,倒居然有点平稳了。但他接连着便觉得很
异样:遇到了平生没有遇到过的事,不像会有的事,然而的确出现了。他越想越奇,
又感到一件异样的事——这屋子忽然太静了。
  他站起身,点上灯火,屋子越显得静。他昏昏的走去关上门,回来坐在床沿上,
纺车静静的立在地上。他定一定神,四面一看,更觉得坐立不得,屋子不但太静,
而且也太大了,东西也太空了。太大的屋子四面包围着他,太空的东西四面压着他,
叫他喘气不得。
  他现在知道他的宝儿确乎死了;不愿意见这屋子,吹熄了灯,躺着。他一面哭,
一面想:想那时候,自己纺着棉纱,宝儿坐在身边吃茴香豆,瞪着一双小黑眼睛想
了一刻,便说,"妈!爹卖馄饨,我大了也卖馄饨,卖许多许多钱,——我都给你。"
那时候,真是连纺出的棉纱,也仿佛寸寸都有意思,寸寸都活着。但现在怎么了?
现在的事,单四嫂子却实在没有想到什么。——我早经说过:他是粗笨女人。他能
想出什么呢?他单觉得这屋子太静,太大,太空罢了。
  但单四嫂子虽然粗笨,却知道还魂是不能有的事,他的宝儿也的确不能再见了。
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宝儿,你该还在这里,你给我梦里见见罢。"于是合
上眼,想赶快睡去,会他的宝儿,苦苦的呼吸通过了静和大和空虚,自己听得明白。

  单四嫂子终于朦朦胧胧的走入睡乡,全屋子都很静。这时红鼻子老拱的小曲,
也早经唱完;跄跄踉踉出了咸亨,却又提尖了喉咙,唱道:
  "我的冤家呀!——可怜你,——孤另另的……"
  蓝皮阿五便伸手揪住了老拱的肩头,两个人七歪八斜的笑着挤着走去。
  单四嫂子早睡着了,老拱们也走了,咸亨也关上门了。这时的鲁镇,便完全落
在寂静里。只有那暗夜为想变成明天,却仍在这寂静里奔波;另有几条狗,也躲在
暗地里呜呜的叫。

Breves con retranca:

-
El niño lama se hace agnóstico. "Era como vivir en una mentira".

-
El ganso lama persevera en el embuste para bobos y memos.

- A San Obama de Guantánamo se le atragantan los 17 uigures/chinos.



Ofertas de empleo:

- La CIA necesita personal con dominio del chino
(abstenerse solicitantes con padre conocido y/o reconocido).





Permalink :: 2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Lu Xun. El remedio.

Por Han Wubai - 28 de Mayo, 2009, 2:01,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鲁迅.

                                   一

  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
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
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
  "小栓的爹,你就去么?"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屋子里,也发出一
阵咳嗽。
  "唔。"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

  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洋钱,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
装入衣袋,又在外面按了两下;便点上灯笼,吹熄灯盏,走向里屋子去了。那屋子
里面,正在窸窸窣窣的响,接着便是一通咳嗽。老栓候他平静下去,才低低的叫道,
"小栓……你不要起来。……店么?你娘会安排的。"
  老栓听得儿子不再说话,料他安心睡了;便出了门,走到街上。街上黑沉沉的
一无所有,只有一条灰白的路,看得分明。灯光照着他的两脚,一前一后的走。有
时也遇到几只狗,可是一只也没有叫。天气比屋子里冷多了;老栓倒觉爽快,仿佛
一旦变了少年,得了神通,有给人生命的本领似的,跨步格外高远。而且路也愈走
愈分明,天也愈走愈亮了。
  老栓正在专心走路,忽然吃了一惊,远远里看见一条丁字街,明明白白横着。
他便退了几步,寻到一家关着门的铺子,蹩进檐下,靠门立住了。好一会,身上觉
得有些发冷。
  "哼,老头子。"
  "倒高兴……。"
  老栓又吃一惊,睁眼看时,几个人从他面前过去了。一个还回头看他,样子不
甚分明,但很像久饿的人见了食物一般,眼里闪出一种攫取的光。老栓看看灯笼,
已经熄了。按一按衣袋,硬硬的还在。仰起头两面一望,只见许多古怪的人,三三
两两,鬼似的在那里徘徊;定睛再看,却也看不出什么别的奇怪。
  没有多久,又见几个兵,在那边走动;衣服前后的一个大白圆圈,远地里也看
得清楚,走过面前的,并且看出号衣上暗红的镶边。——一阵脚步声响,一眨眼,
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那三三两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进;将到丁
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个半圆。
  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
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
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
  "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
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
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老栓慌忙摸出洋钱,抖抖的想交给他,却又不敢去接他的东西。那人便焦急起
来,嚷道,"怕什么?怎的不拿!"老栓还踌躇着;黑的人便抢过灯笼,一把扯下
纸罩,裹了馒头,塞与老栓;一手抓过洋钱,捏一捏,转身去了。嘴里哼着说,
"这老东西……。"
  "这给谁治病的呀?"老栓也似乎听得有人问他,但他并不答应;他的精神,
现在只在一个包上,仿佛抱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别的事情,都已置之度外了。
他现在要将这包里的新的生命,移植到他家里,收获许多幸福。太阳也出来了;在
他面前,显出一条大道,直到他家中,后面也照见丁字街头破匾上"古□亭口"这
四个黯淡的金字。
                    
                                   二

  老栓走到家,店面早经收拾干净,一排一排的茶桌,滑溜溜的发光。但是没有
客人;只有小栓坐在里排的桌前吃饭,大粒的汗,从额上滚下,夹袄也帖住了脊心,
两块肩胛骨高高凸出,印成一个阳文的"八"字。老栓见这样子,不免皱一皱展开
的眉心。他的女人,从灶下急急走出,睁着眼睛,嘴唇有些发抖。
  "得了么?"
  "得了。"
  两个人一齐走进灶下,商量了一会;华大妈便出去了,不多时,拿着一片老荷
叶回来,摊在桌上。老栓也打开灯笼罩,用荷叶重新包了那红的馒头。小栓也吃完
饭,他的母亲慌忙说:"小栓——你坐着,不要到这里来。"一面整顿了灶火,老
栓便把一个碧绿的包,一个红红白白的破灯笼,一同塞在灶里;一阵红黑的火焰过
去时,店屋里散满了一种奇怪的香味。
  "好香!你们吃什么点心呀?"这是驼背五少爷到了。这人每天总在茶馆里过
日,来得最早,去得最迟,此时恰恰蹩到临街的壁角的桌边,便坐下问话,然而没
有人答应他。"炒米粥么?"仍然没有人应。老栓匆匆走出,给他泡上茶。
  "小栓进来罢!"华大妈叫小栓进了里面的屋子,中间放好一条凳,小栓坐了。
他的母亲端过一碟乌黑的圆东西,轻轻说:
  "吃下去罢,——病便好了。"
  小栓撮起这黑东西,看了一会,似乎拿着自己的性命一般,心里说不出的奇怪。
十分小心的拗开了,焦皮里面窜出一道白气,白气散了,是两半个白面的馒头。—
—不多工夫,已经全在肚里了,却全忘了什么味;面前只剩下一张空盘。他的旁边,
一面立着他的父亲,一面立着他的母亲,两人的眼光,都仿佛要在他身上注进什么
又要取出什么似的;便禁不住心跳起来,按着胸膛,又是一阵咳嗽。
  "睡一会罢,——便好了。"
  小栓依他母亲的话,咳着睡了。华大妈候他喘气平静,才轻轻的给他盖上了满
幅补钉的夹被。

                                   三

  店里坐着许多人,老栓也忙了,提着大铜壶,一趟一趟的给客人冲茶;两个眼
眶,都围着一圈黑线。
  "老栓,你有些不舒服么?——你生病么?"一个花白胡子的人说。
  "没有。"
  "没有?——我想笑嘻嘻的,原也不像……"花白胡子便取消了自己的话。
  "老栓只是忙。要是他的儿子……"驼背五少爷话还未完,突然闯进了一个满
脸横肉的人,披一件玄色布衫,散着纽扣,用很宽的玄色腰带,胡乱捆在腰间。刚
进门,便对老栓嚷道:
  "吃了么?好了么?老栓,就是运气了你!你运气,要不是我信息灵……。"

  老栓一手提了茶壶,一手恭恭敬敬的垂着;笑嘻嘻的听。满座的人,也都恭恭
敬敬的听。华大妈也黑着眼眶,笑嘻嘻的送出茶碗茶叶来,加上一个橄榄,老栓便
去冲了水。
  "这是包好!这是与众不同的。你想,趁热的拿来,趁热的吃下。"横肉的人
只是嚷。
  "真的呢,要没有康大叔照顾,怎么会这样……"华大妈也很感激的谢他。
  "包好,包好!这样的趁热吃下。这样的人血馒头,什么痨病都包好!"
  华大妈听到"痨病"这两个字,变了一点脸色,似乎有些不高兴;但又立刻堆
上笑,搭讪着走开了。这康大叔却没有觉察,仍然提高了喉咙只是嚷,嚷得里面睡
着的小栓也合伙咳嗽起来。
  "原来你家小栓碰到了这样的好运气了。这病自然一定全好;怪不得老栓整天
的笑着呢。"花白胡子一面说,一面走到康大叔面前,低声下气的问道,"康大叔
——听说今天结果的一个犯人,便是夏家的孩子,那是谁的孩子?究竟是什么事?"

  "谁的?不就是夏四奶奶的儿子么?那个小家伙!"康大叔见众人都耸起耳朵
听他,便格外高兴,横肉块块饱绽,越发大声说,"这小东西不要命,不要就是了。
我可是这一回一点没有得到好处;连剥下来的衣服,都给管牢的红眼睛阿义拿去了。
——第一要算我们栓叔运气;第二是夏三爷赏了二十五两雪白的银子,独自落腰包,
一文不花。"
  小栓慢慢的从小屋子里走出,两手按了胸口,不住的咳嗽;走到灶下,盛出一
碗冷饭,泡上热水,坐下便吃。华大妈跟着他走,轻轻的问道,"小栓,你好些么?
——你仍旧只是肚饿?……"
  "包好,包好!"康大叔瞥了小栓一眼,仍然回过脸,对众人说,"夏三爷真
是乖角儿,要是他不先告官,连他满门抄斩。现在怎样?银子!——这小东西也真
不成东西!关在劳里,还要劝劳头造反。"
  "阿呀,那还了得。"坐在后排的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很现出气愤模样。
  "你要晓得红眼睛阿义是去盘盘底细的,他却和他攀谈了。他说:这大清的天
下是我们大家的。你想:这是人话么?红眼睛原知道他家里只有一个老娘,可是没
有料到他竟会这么穷,榨不出一点油水,已经气破肚皮了。他还要老虎头上搔痒,
便给他两个嘴巴!"
  "义哥是一手好拳棒,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了。"壁角的驼背忽然高兴起来。

  "他这贱骨头打不怕,还要说可怜可怜哩。"
  花白胡子的人说,"打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可怜呢?"
  康大叔显出看他不上的样子,冷笑着说,"你没有听清我的话;看他神气,是
说阿义可怜哩!"
  听着的人的眼光,忽然有些板滞;话也停顿了。小栓已经吃完饭,吃得满头流
汗,头上都冒出蒸气来。
  "阿义可怜——疯话,简直是发了疯了。"花白胡子恍然大悟似的说。
  "发了疯了。"二十多岁的人也恍然大悟的说。
  店里的坐客,便又现出活气,谈笑起来。小栓也趁着热闹,拚命咳嗽;康大叔
走上前,拍他肩膀说:
  "包好!小栓——你不要这么咳。包好!"
  "疯了。"驼背五少爷点着头说。

                                   四

  西关外靠着城根的地面,本是一块官地;中间歪歪斜斜一条细路,是贪走便道
的人,用鞋底造成的,但却成了自然的界限。路的左边,都埋着死刑和瘐毙的人,
右边是穷人的丛冢。两面都已埋到层层叠叠,宛然阔人家里祝寿时的馒头。
  这一年的清明,分外寒冷;杨柳才吐出半粒米大的新芽。天明未久,华大妈已
在右边的一坐新坟前面,排出四碟菜,一碗饭,哭了一场。化过纸,呆呆的坐在
地上;仿佛等候什么似的,但自己也说不出等候什么。微风起来,吹动他短发,确
乎比去年白得多了。
  小路上又来了一个女人,也是半白头发,褴褛的衣裙;提一个破旧的朱漆圆篮,
外挂一串纸锭,三步一歇的走。忽然见华大妈坐在地上看他,便有些踌躇,惨白的
脸上,现出些羞愧的颜色;但终于硬着头皮,走到左边的一坐坟前,放下了篮子。

  那坟与小栓的坟,一字儿排着,中间只隔一条小路。华大妈看他排好四碟菜,
一碗饭,立着哭了一通,化过纸锭;心里暗暗地想,"这坟里的也是儿子了。"那
老女人徘徊观望了一回,忽然手脚有些发抖,跄跄踉踉退下几步,瞪着眼只是发怔。

  华大妈见这样子,生怕他伤心到快要发狂了;便忍不住立起身,跨过小路,低
声对他说,"你这位老奶奶不要伤心了,——我们还是回去罢。"
  那人点一点头,眼睛仍然向上瞪着;也低声吃吃的说道,"你看,——看这是
什么呢?"
  华大妈跟了他指头看去,眼光便到了前面的坟,这坟上草根还没有全合,露出
一块一块的黄土,煞是难看。再往上仔细看时,却不觉也吃一惊;——分明有一圈
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
  他们的眼睛都已老花多年了,但望这红白的花,却还能明白看见。花也不很多,
圆圆的排成一个圈,不很精神,倒也整齐。华大妈忙看他儿子和别人的坟,却只有
不怕冷的几点青白小花,零星开着;便觉得心里忽然感到一种不足和空虚,不愿意
根究。那老女人又走近几步,细看了一遍,自言自语的说,"这没有根,不像自己
开的。——这地方有谁来呢?孩子不会来玩;——亲戚本家早不来了。——这是怎
么一回事呢?"他想了又想,忽又流下泪来,大声说道:
  "瑜儿,他们都冤枉了你,你还是忘不了,伤心不过,今天特意显点灵,要我
知道么?"他四面一看,只见一只乌鸦,站在一株没有叶的树上,便接着说,"我
知道了。——瑜儿,可怜他们坑了你,他们将来总有报应,天都知道;你闭了眼睛
就是了。——你如果真在这里,听到我的话,——便教这乌鸦飞上你的坟顶,给我
看罢。"
  微风早经停息了;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铜丝。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气中愈颤
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两人站在枯草丛里,仰面看那乌鸦;那乌
鸦也在笔直的树枝间,缩着头,铁铸一般站着。
  许多的工夫过去了;上坟的人渐渐增多,几个老的小的,在土坟间出没。
  华大妈不知怎的,似乎卸下了一挑重担,便想到要走;一面劝着说,"我们还
是回去罢。"
  那老女人叹一口气,无精打采的收起饭菜;又迟疑了一刻,终于慢慢地走了。
嘴里自言自语的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们走不上二三十步远,忽听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然的
回过头,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

                        一九一九年四月。

Breves en vídeo:
巴萨2-0曼联成就三冠王


La Nancy en la Tsinghua University...


Notas de sociedad:

-China lanzará su primera sonda espacial a Marte este año (Xinhua)

-Expulsan a alto funcionario chino de órgano legislativo provincial por supuesta corrupción (Xinhua)

-Mujer acusada de asesinar a funcionario local es puesta en  libertad bajo fianza en centro de China (Xinhua)

-Condenan a cuatro personas por robo de propiedades virtuales en  China (Xinhua)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El chino con muchísimo esfuerzo, o ¿qué te creías?

Por Han Wubai - 27 de Mayo, 2009, 11:40,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Una de las formas más prácticas de afinar el oído y mejorar la pronunciación con el chino, además de charrar con el gentío, es escuchar la radio. Si además de escuchar puedes leer los textos escritos...pues miel sobre hojuelas, 锦上添花. Este servicio lo ofrece la Radio Nacional de China en uno de sus programas de noticias, el 新闻和报纸摘要; te cuelgo un ejemplo del parte de hoy 27 de mayo de 2009. Ahora, que cada maestrillo tiene su librillo,八仙过海。。。, que si no te agrada la CNR puedes pillar los textos y audios de Radio ONU.

各位听众,早上好!今天是5月27号,星期三,农历五月初四,北京,晴转多云,最高温度32度,以下是内容提要: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举行会谈;

    温家宝、贾庆林分别会见塞拉利昂总统;

    习近平强调:结合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加强和改进党建;

    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对今年部分政府重大公共投资项目实施情况专题调研;

    国务院正式批复通过《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

    全国小麦跨区机收全面启动,夏粮有望连续六年增产;

    国务院严肃处理五起重大生产安全事故;

    以下是详细内容:

胡锦涛同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举行会谈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昨天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和他率领的国民党大陆访问团全体成员,并同吴伯雄举行会谈。

    胡锦涛强调,一年来两岸关系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展现出和平发展前景。推动两岸关系在新的起点上向前发展,需要我们站在全民族发展的高度,牢牢把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主题,不断开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新局面。

    会谈在诚挚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取得重要成果。双方都表示要继续推动落实"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要维护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的共同政治基础,强调要加强两岸经济合作,都主张两岸在涉外事务中避免不必要的内耗,增进中华民族整体利益。

    胡锦涛回顾了两岸关系一年来取得的一系列重要进展,并就在新的起点上进一步推动两岸关系向前发展发表了重要意见。

    第一,关于增进两岸政治互信。去年5月以来,两岸双方在反对"台独"、坚持"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建立了互信,坚持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是关键所在。

    第二,关于两岸经济合作。当前最突出的任务是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考虑到两岸同胞是一家人,我们采取了一些实际措施同你们共克时艰。今后,如果形势需要,我们还会继续这样做。签定两岸经济合作协议,关键是协议内容要有利于两岸经济共同发展。双方应该共同推进商签协议准备工作,争取今年下半年谈起来。

    第三,我们要比以往更加努力地开展两岸文化教育交流,共同传承和弘扬中华文化,增强中华文化认同、中华民族认同。

    第四,关于涉外事务。几天前,中华台北卫生署应邀派出人员作为观察员参加了今年的世界卫生大会。这表明,两岸中国人有能力、有智慧妥善解决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活动问题,也表明我们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诚意。我们希望,这有利于增进台湾同胞对大陆的了解,有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第五,促进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议,是"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提出的目标,已经成为两岸双方的重要主张。我们提出,两岸可以就国家尚未统一的特殊情况下的政治关系问题、建立两岸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进行务实探讨。两岸协商总体上还是要先易后难、先经后政、把握节奏、循序渐进,但双方要为解决这些问题进行准备、创造条件。双方可以先由初级形式开始接触,积累经验,以逐步破解难题。

    第六,关于国共两党交流对话。国共两党交流对话特别是高层交往对保持两岸关系发展势头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国共论坛是一个成功的论坛,应该继续办下去,而且要越办越好。

    吴伯雄表示,一年来,两岸双方基于正视现实、开创未来,持续建立互信、搁置争议,不断求同化异、深化合作,走向和平共荣、互利双赢,两岸关系发展取得了丰硕成果。这些成果都是由于两岸具备政治互信而取得的,双方政治互信的基础就是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符合两岸人民与国际社会的期待。胡锦涛总书记关于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六点意见都是建设性的主张,受到台湾各界重视。多数台湾人民都感受到了两岸交流与协商带来的正面效应,从而更加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实践证明,我们努力的方向是正确的,应当也必须坚持下去。希望两岸增进互信,化异求同,积极促进良性互动,稳妥积累破解难题之道,共创和平、共促稳定、共谋发展、共享繁荣。

    会谈中,吴伯雄预祝上海世界博览会和广州亚洲运动会圆满顺利。胡锦涛对高雄市举办第八届世界运动会和台北市举办第二十一届听障奥运会表示良好祝愿。

温家宝贾庆林分别会见塞拉利昂总统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昨天在北京分别会见了塞拉利昂总统科罗马。

    温家宝在会见中表示,长期以来中塞两国相互信任、相互帮助,建立了真挚的友谊。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尤其要重视对欠发达国家的支持。中国愿同非洲国家密切配合,抓紧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各项后续行动,推动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取得更大进展。

    贾庆林在会见时说,中塞虽然相距遥远,但两国人民一直是患难与共的好朋友。中方愿同塞方携手努力,进一步发展两国平等互信的政治关系,扎实推进务实合作,为中塞传统友谊注入新的活力,造福两国人民。

    科罗马高度评价中国全国政协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认为中国政治协商制度体现了民主与和谐,值得塞方学习和借鉴。

习近平:结合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近日在山西调研时强调,各级党组织要按照党的十七大关于党的建设的总体部署,紧密结合正在开展的学习实践活动,坚持以改革创新精神全面加强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制度和反腐倡廉建设,以党建工作水平的新提高为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提供坚强保证。

    5月24日至26日,习近平先后来到晋城、长治、太原等地,就做好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工作、开展学习实践活动和加强党的建设进行调研。

    习近平指出,要继续通过各种措施,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促使企业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他特别关注安全生产问题,强调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以人为本首先要以人的生命为本,坚持科学发展首先要实现安全发展。

    习近平实地考察了基层党组织建设工作,专程瞻仰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习近平强调,要结合新的实际与时俱进地大力弘扬太行精神,为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提供强大精神动力。

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对部分政府重大公共投资实施情况专题调研

    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今年部分政府重大公共投资项目实施情况的专题调研活动5月26日正式启动。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监督工作的一项新的重要举措。

    按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国要实施总额达4万亿元的两年投资计划,今年的中央政府投资总额达9080亿元。

    这9080亿的投资落实得怎么样了?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非常关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介绍说:"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对部分政府重大公共投资项目实施情况开展专题调研,主要包括:保障性住房建设,教育、卫生等方面的民生工程,技术改造和科技创新及农田水利建设等四个方面。"

    按照安排,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四个调研组将兵分几路,深入全国各地了解情况,,每个调研组都由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带队。

    华建敏说"这次专题调研重点了解政府投资的总体安排、项目下达、资金拨付(包括地方政府配套资金)、工程进度、投资效果以及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和下一步工作安排等等。"

    专题调研组将形成调研报告,督促政府把握投资导向,坚持政府投资量力而行,防止重复建设和城市盲目扩张,确保中央保增长、调结构、重民生的一系列决策部署落到实处。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听取和审议专题调研报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连宁表示:"这次专题调研工作的展开,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确保中央关于保增长、调结构、重民生的重大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而且也是加强和改进人大监督工作的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将要迈出人大监督工作的新步伐。"

国务院对五起特别重大生产安全事故做出严肃处理

    国务院近日对5起特别重大生产安全事故的调查处理报告做出批复,对169名事故责任人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31名涉嫌犯罪的责任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造成105人死亡、18人受伤的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瑞之源煤业有限公司"12.5"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公司负责人王东海、王宏亮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临汾市原副市长苗元礼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给予山西省建设厅厅长、时任临汾市市委书记王国正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时任临汾市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天太降级、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任山西省副省长靳善忠党内警告处分。

    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伤的"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济南铁路局常务副局长、局党委常委郭吉光等6名事故责任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给予时任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行政撤职、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时任济南铁路局党委书记柴铁民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记大过处分,给予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记过处分。

    造成35人死亡的山西省吕梁市孝义市安信煤业有限公司"6.13"特别重大炸药爆炸事故,给予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孝义市市长张旭光等24名事故责任人党纪、政纪处分。

    造成277人死亡的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新塔矿业有限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其中,新塔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佩亮、襄汾县县委书记亢海银、襄汾县县长李学俊、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总工程师刘书勇、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苏保生等51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给予临汾市市委书记夏振贵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分别给予时任临汾市市长、市委副书记刘志杰,时任临汾市副市长、党组成员周杰行政撤职、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分别给予襄汾县原县委书记陈玉士、原县长张金凤党内警告处分,分别给予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张根虎、总工程师刘德政、时任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杜创业、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康有全记过处分,给予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局长巩安库党内警告处分。

    造成31人死亡的黑龙江省鹤岗市兴山区富华矿业有限公司"9.20"特别重大火灾事故,22名事故责任人受到责任追究。富华矿业有限公司投资人王庆云等9 名事故责任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给予鹤岗市副市长王瑞,时任兴山区区委书记金国生、区长吴沈义等13人党纪、政纪处分。

国务院正式批复通过《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

    国务院正式批复通过《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请听中央台记者郑柱子的报道。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副司长连启华表示,推进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具有特殊意义,在当前新的国内外形势下,推进深圳综合培配套改革试验将会继续起到探索经验、提供示范的重要作用。

    在《总体方案》中,国家赋予了深圳四个"先行先试"。深圳市常务副市长许勤说:"一是对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要先行先试。第二,对符合国际通行规则和惯例的,对符合我国未来发展方向的,需要探索试点的制度设计我们要先行先试。第三,对深圳市经济社会发展有重要影响,同时对全国具有重大示范带动作用,体制创新要先行先试。第四,对国家加强内地与香港经济合作的重要事项先行先试。"

    根据总体方案,深圳市今后的改革,将在六个方面实现重点突破,包括行政管理体制、经济体制、社会领域、自主创新、深港紧密合作等。深圳市社会科学院院长乐正说:"经济特区的改革,已经走出了原来的对经济体制改革的狭义理解,它已经变成涉及到社会改革方方面面的一个总体配套改革。而且它侧重于制度建设,体制机制的创新"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高国力在接受中央台记者冯雅采访时表示,和上海浦东、天津滨海新区等"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相比,深圳主要承担的是中国体制改革和创新这一重任。

    中央政府寄希望与他在经济体制改革已经比较领先,相对来说推进比较快的情况下,进一步实施行政体制改革和社会领域的体制改革,更好发挥对其他城市的带动作用,深圳的15个副省级城市里面比较有特点的,比方说它的副级人口只有6、700万,实际的常住人口800、900万,面临与其他城市非常不同的问题,也是今后很多城市有可能遇到的,在就业,社会保险,在外来人口的基本保障基本待遇方面都有一些问题,改革的空间很大,需要探索问题很多,我个人觉得,应该逐步摸索中国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国家中相适应的管理体制和体系。

全国小麦跨区机收启动 有望实现连续六年增产

    全国小麦跨区机收昨天(0526)在河南启动,我国夏粮长势良好,有望实现现连续六年增产。

    站在麦田边,手捏饱满的麦穗,望着行走的收割机,家住河南刘竹园村的陈根生老汉一脸笑容:"今年这麦子不错,800多斤,比去年好一点"。

    最新监测,目前河南、山东、安徽、河北等地小麦长势良好,农业部部长孙政才说,每亩小麦的穗数与上年相当,但每穗小麦粒数、每千粒小麦重量都好于去年,主要是由于国家良种补贴力度大,普及面积广,小麦品质明显提升。

    今年全国夏收丰收在望,如果后期没有大的自然灾害,小麦将实现连续六年增产,这将创造新中国成立以来夏粮连年增产的新纪录。目前夏收油菜已获丰收,预计总产将创历史新高。

    今年夏粮丰收来之不易,金融危机对农业的冲击不断显现,小麦先后遭遇了特大旱灾、倒春寒、病虫害等多种自然灾害。

    面对新的形势,中央决策部署,不因连年增产而放松粮食生产,不因全力应对金融危机而忽视农业发展,重农抓粮的扭转浓厚,支持措施及时有力,今年打赢了抗旱保春管和病虫害防治两场硬。

    谈到今后的三夏生产,孙政才说,夺取夏粮丰收还有烂肠雨、倒伏等多种不利因素,任务依然艰巨。

中职院校连续4年创95%就业率引思考

    高校就业是当今一大难题,但我国职业院校学生就业率却创造了95%的高就业率。

    2008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就业学生数为564.24万人,平均就业率为95.77%。教育部职成司王继平副司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这一数据,不仅如此他还用一组漂亮的数字告诉大家,从2005年到2008年,中职毕业生的平均就业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

    "大家关心就业率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就业率?其实就是两条原因:一是社会对中等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有需求,这是根本。二是中等职业教育培养的人适应了。所以简单一句话,根本原因就是适应了需求。"

    北京市交通学校校长李怡民笑着介绍说,今年学校计划招生1150人,他们很希望能够加大招生名额,因为这里的学生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作。

    "我们和优秀企业搞订单式教学,只有优秀企业才有订单需求。今年北京地铁四号线将建成,缺600多位技术和管理人才,只能从北京1号线和2号线去挖,严重影响一、二号线路的运营安全,我们招了570多人,经过一年半专业职业训练,他们现在已经进入实习阶段, 9月份开通的时候,这条线里的关键技术管理岗位人员的80%将是我们北京交通学校培养出来的。"

    "工学结合、校企合作、顶岗实习"的模式成了中职毕业生高就业率的秘诀。即使在受金融风暴影响相当强烈的宁波北仑,北仑职业高级中学方世国校长也自信地讲,不仅今年1164名毕业生中已经有1144名学生跟企业签订了就业合同,一次性就业率98.3%,而且2010届的学生顶岗实习岗位已经全部找到。面对这么高的就业数据?他说,他们自己也在总结和思考。

福建东山海域首次军警民联合救援演习成功举行

    代号为"鹭海2009"军警民联合救援演习昨天在福建东山附近海域成功举行。

    海上搜救中心传来指令声,上午8点,救援演习正式开始,演习模拟一艘运输船与一艘中型渔船在近海相撞,渔船受损后沉没,渔民落水,运输船失火。

    接到报警后,海军某水警区与厦门市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军地联合搜救指挥机制,记者搭乘的海军"厦门"号导弹护卫舰被确定为指挥舰,国家交通部东海救助局、厦门海关、厦门海事局等参演单位迅速组成7个搜救兵力群,在海上展开"拉网式"搜救。

    海军某水警区政委赵闽阳向记者介绍了演习背景:一是随着两岸关系的发展,空中、海上直航,以及随着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的蓬勃兴起,海峡内通航密度必将加大,二是由于近年来,气候变化异常,各种自然灾害频发。由此,海上救援处置突发事件的任务将凸显。

    今天的东山附近海域浪高大约有2米左右,能见度仅有3海里,给搜救工作带来了一定难度。经过军警民密切协同,区域搜索,10名模拟落水假人很快被成功营救至医疗船。

    记者了解到,海上救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过去,我国沿海省份有10多个涉海行业和部门参与海上安全管理,但是,在任务区分、信息共享、指挥协同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福建公安边防总队副总队长邓本源表示,原来比较零散,遇到不好的海况,不好的天气,在不同的海区,组织起来非常难,为什么呢?因为各自力量搜救的组织方式、搜救装备等等都不尽相同。

    这次救援演习共出动舰船15艘,直升机5架次,参演兵力近千人,成功演练了搜索营救兵力紧急出动、抢救落水遇险船员、军地执法力量联合对遇险船只实施救援等12项课题。

    演习总指挥、海军某水警区司令员程杰表示,这是海峡近岸海域首次组织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军警民海上联合救援演习,通过演习,探索建立了军警民海上力量的联合协作机制,进一步规范了联合行动的指挥方式、协同关系、保障模式,有效提高了军地综合救援能力,同时,部队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也得到了锻炼。

"情动俄罗斯—中国人唱俄语歌活动"昨启动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主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联合承办的"情动俄罗斯—中国人唱俄语歌大型选拔活动"昨天启动。

    由北京各行各业的业余歌唱爱好者组成的手递手合唱团在启动仪式现场演唱了很多首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俄罗斯歌曲。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俄罗斯歌曲承载着更多的含义。

    作为活动的主办方,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说,今年是两国建交的第六十个年头,60年的如歌岁月中,那一首首优美动听的俄罗斯歌曲,曾经伴随了几代中国人。我们此次举办的"情动俄罗斯—中国人唱俄语歌大型选拔活动"将通过传唱俄语歌曲的形式,充分展示俄罗斯文化的独特魅力,吸引更多的中国人学习俄语,加深两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之间的理解。

    这次活动是2009中国"俄语年"的国家级文化项目,中俄两国曾经成功的举办了国家年活动,而今明两年两国互办语言年。俄罗斯联邦驻华特命全权大使拉佐夫表示,中国人唱俄语歌大型选拔活动将是"俄语年"框架下最精彩、最动人的活动之一,

    田进表示,很多中国人喜欢唱俄罗斯歌曲,这一点令我们感到非常高兴,这些歌曲是从小就很熟悉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红梅花开等,歌曲可以使不同年龄、不同行业、甚至是不同国家的人团结起来,我相信此次大型选拔活动,有望成为俄语年框架下参加者和观众最多的一项活动。

澳日公司铁矿价格同比下降 据中方预期仍有差距

    中广网北京5月27日消息(记者王锐)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6时报道,澳大利亚力拓公司昨天公告,与日本新日铁公司就新一年度铁矿石价格达成一致,粉矿和块矿分别比去年下降32和44个百分点,但此协议与中国方面的预期仍有不少差距。

    力拓与新日铁达成的价格协议,并没有达到中国方面的降幅要求。此前,中钢协一直强调,铁矿石长期合同价格要降到2007年的水平,也就是澳洲矿石降价45%,巴西矿石降价40%。

    那么,力拓与新日铁的价格协议,是否会给中方带来压力?按照多年来的惯例,最早达成的铁矿石长期合同,全球主要钢厂和矿山企业都会跟随。不过,这一惯例已经在去年被打破,在巴西淡水河谷与钢厂达成协议后,澳洲两大矿山却拿到了更高的涨幅。

    钢铁行业专家、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许中波表示,中方作为目前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有条件与供货方继续谈判,争取更低的价格。日本和韩国现在最起码减产 30%,他们的采购量降得很多了。前四个月,中国进口了全世界80%的铁矿石,中国现在最大的牌就是决定这四家铁矿石供货商他们的供货量。

    目前中钢协尚未表态是否接受这一价格降幅。但此前,中钢协曾表示,如果外方达成的铁矿石价格达不到中国的要求,中方仍将继续与矿山企业进行谈判。

简讯:

    广东省最晚报告一例输入性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患者为男性,62岁,美籍华人,2009年5月16日乘坐美国旧金山至香港CX879航班,于17日抵达香港,18日从香港转公共汽车到广东。

    湖南昨天出现首例输入性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后,对密切接触者实行隔离医学观察,已找到的18名密切接触者,均送往指定地点进行为期7天的隔离医学观察。

    目前我国内地共有12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被确诊病例,香港10例,台湾9例

    英国卫生部26号新确诊47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英国全国感染者总数上升至184人。

    截至北京时间27日4时,世界卫生组织确认全球47个国家和地区共有12954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92例。

    全军军分区、人武部系统在学习实践活动中注重紧密联系自身实际,着力提高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

    全国县纪委书记深入学习王瑛同志先进事迹,做党的忠诚卫士,当群众的贴心人。

    贵州建立广告监测中心,广告违法率已经从2005年的54%下降到1%。

    青海原子城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纪念馆昨天正式对外开放。原子城是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都在这里诞生。

    大同至包头段电气化铁路昨天接轨,标志内蒙古自治区首条电气化铁路全线贯通。

    福建省北部近日连降暴雨 闽江出现超警戒水位洪水。

    孟加拉国负责人透露,过境孟西南部沿海的热带风暴"艾拉"已经造成该国91人死亡。沿海地带500多公里的河堤被冲垮,47万户家庭受灾。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Entrevista de la Xinhua a D. Carlos Blasco Villa

Por Zhenru - 26 de Mayo, 2009, 16:11, Categoría: noticias

D. Carlos Blasco Villa (Embajador de España en China) entrevistado por la Xinhua...(texto íntegro en chino).


Breves:

- China podría tener vacuna para gripe A(H1N1) en julio


Permalink :: 2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Nancy vuelve a China

Por Han Wubai - 23 de Mayo, 2009, 9:19,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La misma Nancy que desplegó una pancarta en Tiananmen durante su visita de 1991 "por aquellos que murieron por la democracia en China"? ¿La misma que, sin vergüenza ni decoro, defecó una grosera resolución de la camada de representantes useña durante la visita, marzo pasado, del ministro de AAEE chino Yang Jiechi a EEUU? ¿La misma que le concedió una medallita a su santidad el Gran Embustero?. Dará gusto escucharla en su intervención en la universidad. Una lección magistral sobre la CIA, el NED y sus implicaciones en la desestabilización de China a cuenta del Tíbet y Xinjiang. No te extrañe que aparezca con una servilleta tibetana en la cabeza. Seguiremos sus andanzas, si no deposiciones,  por estas latitudes, del 24 al 31 mayo. Pero, como sentenció la Xinhua en editorial del 12 de abril de 2008, ed.del 13, 佩洛西如果一意孤行,冥顽不化,就永远是为中国不欢迎的人。 Si Pelosi insiste en hacer lo que le viene en gana, con esa perenne estupidez, jamás será bien recibida en China.

Transcripción de las dos news, con Hu Jintao y Wen Jiabao...

胡锦涛会见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


国家主席胡锦涛27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由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率领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访华代表团。

  胡锦涛说,建交30年来,中美关系虽然历经风雨,但在两国政府和各界有识之士的推动下,取得了长足发展。进入新世纪,中美关系更加密切,双方在众多领域开展了广泛的交流与合作,在一些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着密切磋商与协调。上个月,我和奥巴马总统在伦敦首次会晤,双方就发展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达成重要共识,为新时期的中美关系确立了方向。

  胡锦涛表示,中方愿同美方一道,增进互信,扩大共识,推进合作,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对话协商,妥善处理彼此的分歧,为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作出不懈努力。胡锦涛表示中方重视并支持两国立法机构加强交流,扩大合作。

  佩洛西感谢胡锦涛主席的会见。她说美中关系是重要的双边关系,愿通过此次成功访问进一步加深美中双方的相互了解,推动两国在能源、环境以及气候变化等领域的政策对话和务实合作,共同努力,为后代创造一个美好的环境。议员们对中国的快速发展表示祝贺和钦佩。

  会见中,双方还就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李建国等参加会见。
.-.-.-.-.-.-.-.-.-

温家宝会见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7日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美国众议长佩洛西一行。

  温家宝说,中美在双边领域和全球范围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和坚实的合作基础,一个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中美关系对两国人民有利,对世界有利。双方要高瞻远瞩,携手合作,"和而不同",推动中美关系取得新的进展。

  温家宝应询介绍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措施和取得的成效,指出各国要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厘路线图"为基础,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依靠科学技术,采取切实行动,共同应对这一全球性挑战。中国愿与美国加强政策对话,将应对气候变化作为合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推动哥本哈根会议取得积极成果。

  佩洛西说,我和各位议员带着友谊而来,愿本着坦诚、开放的态度同中方交换看法,为发展两国关系发挥桥梁作用。美方赞赏中国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为应对气候变化采取的积极措施,希望同中方继续加强合作。

Transcripción de la news, con Wu Bangguo...

吴邦国与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举行会谈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今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与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举行了会谈。

   吴邦国首先对佩洛西率领美众议院代表团访华表示热烈欢迎,相信这次访问必将推动中美关系尤其是中国全国人大与美国众议院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吴邦国在简要 回顾中美关系后说,今年4月初,胡锦涛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20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期间进行了成功会晤,达成了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等重要共 识,为两国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

   吴邦国强调,发展中美关系关键在于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台湾、涉藏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他指出,中美之间由于历史文化、社会制 度、发展阶段的不同,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是正常的。然而,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双方应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和发展中美关系,在平等、相 互尊重和互不干涉内政的前提下坦诚对话,增进了解与互信,妥善处理分歧与敏感问题,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谈到议会交往时,吴邦国说,议会交往是国家关系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全国人大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已有良好的合作基础,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为此,吴邦国建 议:一是继续保持高层交往势头,推动议会关系取得新的更大发展;二是进一步巩固和完善双方定期交流机制,充分发挥这一直接、有效交流渠道的作用;三是加强 有关专门委员会的交流与合作,在定期交流机制框架下拓展合作形式,深化合作内涵。

   关于能源与气候变化问题,吴邦国指出,这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应加强国际合作予以积极应对。应坚持"共同而有区别"的原则,发达国家应承担更多责任, 在资金、技术、能力建设等方面帮助发展中国家。他强调,中方一贯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因为这不仅是我们的国际责任,更是中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需 要。他详细介绍了中国在保护生态环境、加强节能减排、发展可再生能源等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及成效后表示,中方愿与美方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加强政策、立法 交流,联合建设示范工程,开展科研、开发、技术合作。

   吴邦国还应询介绍了中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促进经济发展的情况。他说,我们在努力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同时,着力把解决当前困难与实现可持续发展结合 起来,推动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这也为深化中美经贸合作、投资合作和技术合作提供了机遇,将成为中美关系新的合作亮点。

  佩洛西说,我这次访华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推动美国国会与中国全国人大关系的发展,并期望这种坦诚、友好的交流持续进行,为美中关系发展不断注入新的活力。


La "frenética sinófoba", 疯狂反华。
 


Íntima del Océano de Embustes, Trolas y Embelecos.

.-.-.-.-.-.-.-.-.

El vídeo del día: ¿Te quieres suicidar?, espera que ya te ayudo yo...

Permalink :: 22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Lu Xun. Kong Yiji.

Por Han Wubai - 22 de Mayo, 2009, 8:22,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孔乙己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
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花四文铜钱 (4 sapecas, clasf.文),买一碗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碗要涨到十文,——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咸亨酒店里当伙计,掌柜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
了长衫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短衣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
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黄酒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
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羼水也很为难。所以
过了几天,掌柜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温
酒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
些单调,有些无聊。掌柜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
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
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
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
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
个绰号,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
"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
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
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
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
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
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
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
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笔好字,便替人家钞钞书,换一碗饭
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书籍纸张笔砚,
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钞书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
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
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

  孔乙己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
真认识字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
"你怎的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
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之乎者也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
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掌柜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掌柜见了孔乙己,也
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
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
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
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
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
"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
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
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
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吃茴香豆,
一人一颗。孩子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
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
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
"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
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掌柜说,"哦!""他总
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丁举人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
"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
是死了。"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
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
"温一碗酒。"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
那孔乙己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
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温一碗
酒。"掌柜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还欠十九个钱呢!"孔乙己很颓
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酒要好。"掌柜仍然同平常
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了东西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
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打断腿?"孔乙己低声说道,
"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
人,便和掌柜都笑了。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
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酒,便
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
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中秋可是
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一九一九年三月。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Lu Xun. El diario de un loco.

Por Han Wubai - 21 de Mayo, 2009, 12:01,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狂人日记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
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
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
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
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
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
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
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
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
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
翁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
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
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
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
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
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他们——也有给知县打枷过的,也有给绅士掌过嘴的,也有衙役占了他妻子的,
也有老子娘被债主逼死的;他们那时候的脸色,全没有昨天这么怕,也没有这么凶。

  最奇怪的是昨天街上的那个女人,打他儿子,嘴里说道,"老子呀!我要咬你
几口才出气!"他眼睛却看着我。我出了一惊,遮掩不住;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
便都哄笑起来。陈老五赶上前,硬把我拖回家中了。
  拖我回家,家里的人都装作不认识我;他们的脸色,也全同别人一样。进了书
房,便反扣上门,宛然是关了一只鸡鸭。这一件事,越教我猜不出底细。
  前几天,狼子村的佃户来告荒,对我大哥说,他们村里的一个大恶人,给大家
打死了;几个人便挖出他的心肝来,用油煎炒了吃,可以壮壮胆子。我插了一句嘴,
佃户和大哥便都看我几眼。今天才晓得他们的眼光,全同外面的那伙人一模一样。

  想起来,我从顶上直冷到脚跟。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你看那女人"咬你几口"的话,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和前天佃户的话,明
明是暗号。我看出他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他们的牙齿,全是白厉厉的排着,
这就是吃人的家伙。

照我自己想,虽然不是恶人,自从踹了古家的簿子,可就难说了。他们似乎别
有心思,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人是恶人。我还记得大哥教我做论,
无论怎样好人,翻他几句,他便打上几个圈;原谅坏人几句,他便说"翻天妙手,
与众不同"。我那里猜得到他们的心思,究竟怎样;况且是要吃的时候。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
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
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书上写着这许多字,佃户说了这许多话,却都笑吟吟的睁着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们想要吃我了!

                                   四

  早上,我静坐了一会儿。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
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
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出。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
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
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
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
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
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
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
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
"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截下手,
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声里面,有
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
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
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
  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五

  这几天是退一步想:假使那老头子不是刽子手扮的,真是医生,也仍然是吃人
的人。他们的祖师李时珍做的"本草什么"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他还能
说自己不吃人么?
  至于我家大哥,也毫不冤枉他。他对我讲书的时候,亲口说过可以"易子而食"
;又一回偶然议论起一个不好的人,他便说不但该杀,还当"食肉寝皮"。我
那时年纪还小,心跳了好半天。前天狼子村佃户来说吃心肝的事,他也毫不奇怪,
不住的点头。可见心思是同从前一样狠。既然可以"易子而食",便什么都易得,
什么人都吃得。我从前单听他讲道理,也胡涂过去;现在晓得他讲道理的时候,不
但唇边还抹着人油,而且心里满装着吃人的意思。

                                   六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
  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

                                   七

  我晓得他们的方法,直捷杀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祸祟。所以他们
大家连络,布满了罗网,逼我自戕。试看前几天街上男女的样子,和这几天我大哥
的作为,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最好是解下腰带,挂在梁上,自己紧紧勒死;他们
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自然都欢天喜地的发出一种呜呜咽咽的笑声。否则
惊吓忧愁死了,虽则略瘦,也还可以首肯几下。
  他们是只会吃死肉的!——记得什么书上说,有一种东西,叫"海乙那"的,
眼光和样子都很难看;时常吃死肉,连极大的骨头,都细细嚼烂,咽下肚子去,想
起来也教人害怕。"海乙那"是狼的亲眷,狼是狗的本家。前天赵家的狗,看我几
眼,可见他也同谋,早已接洽。老头子眼看着地,岂能瞒得我过。
  最可怜的是我的大哥,他也是人,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伙吃我呢?还是历来
惯了,不以为非呢?还是丧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诅咒吃人的人,先从他起头;要劝转吃人的人,也先从他下手。

                                   八

  其实这种道理,到了现在,他们也该早已懂得,……
  忽然来了一个人;年纪不过二十左右,相貌是不很看得清楚,满面笑容,对了
我点头,他的笑也不像真笑。我便问他,"吃人的事,对么?"他仍然笑着说,
"不是荒年,怎么会吃人。"我立刻就晓得,他也是一伙,喜欢吃人的;便自勇气
百倍,偏要问他。
  "对么?"
  "这等事问他什么。你真会……说笑话。……今天天气很好。"
  天气是好,月色也很亮了。可是我要问你,"对么?"
  他不以为然了。含含胡胡的答道,"不……"
  "不对?他们何以竟吃?!"
  "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狼子村现吃;还有书上都写着,通红斩新!"
  他便变了脸,铁一般青。睁着眼说,"有许有的,这是从来如此……"
  "从来如此,便对么?"
  "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
  我直跳起来,张开眼,这人便不见了。全身出了一大片汗。他的年纪,比我大
哥小得远,居然也是一伙;这一定是他娘老子先教的。还怕已经教给他儿子了;所
以连小孩子,也都恶狠狠的看我。

                                   九

  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
  去了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饭睡觉,何等舒服。这只是一条门槛,一个关头。
他们可是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师生仇敌和各不相识的人,都结成一伙,互相劝勉,互
相牵掣,死也不肯跨过这一步。

                                   十

  大清早,去寻我大哥;他立在堂门外看天,我便走到他背后,拦住门,格外沉
静,格外和气的对他说,
  "大哥,我有话告诉你。"
  "你说就是,"他赶紧回过脸来,点点头。
  "我只有几句话,可是说不出来。大哥,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
后来因为心思不同,有的不吃人了,一味要好,便变了人,变了真的人。有的却还
吃,——也同虫子一样,有的变了鱼鸟猴子,一直变到人。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
虫子。这吃人的人比不吃人的人,何等惭愧。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还差得很远很
远。
  "易牙蒸了他儿子,给桀纣吃,还是一直从前的事。谁晓得从盘古开辟天地
以后,一直吃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林;从徐锡林,又一
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去年城里杀了犯人,还有一个生痨病的人,用馒头蘸血舐。

  "他们要吃我,你一个人,原也无法可想;然而又何必去入伙。吃人的人,什
么事做不出;他们会吃我,也会吃你,一伙里面,也会自吃。但只要转一步,只要
立刻改了,也就是人人太平。虽然从来如此,我们今天也可以格外要好,说是不能!
大哥,我相信你能说,前天佃户要减租,你说过不能。"
  当初,他还只是冷笑,随后眼光便凶狠起来,一到说破他们的隐情,那就满脸
都变成青色了。大门外立着一伙人,赵贵翁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
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我认
识他们是一伙,都是吃人的人。可是也晓得他们心思很不一样,一种是以为从来如
此,应该吃的;一种是知道不该吃,可是仍然要吃,又怕别人说破他,所以听了我
的话,越发气愤不过,可是抿着嘴冷笑。
  这时候,大哥也忽然显出凶相,高声喝道,
  "都出去!疯子有什么好看!"
  这时候,我又懂得一件他们的巧妙了。他们岂但不肯改,而且早已布置;预备
下一个疯子的名目罩上我。将来吃了,不但太平无事,怕还会有人见情。佃户说的
大家吃了一个恶人,正是这方法。这是他们的老谱!
  陈老五也气愤愤的直走进来。如何按得住我的口,我偏要对这伙人说,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
  "你们要不改,自己也会吃尽。即使生得多,也会给真的人除灭了,同猎人打
完狼子一样!——同虫子一样!"
  那一伙人,都被陈老五赶走了。大哥也不知那里去了。陈老五劝我回屋子里去。
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起来,堆在我身
上。
  万分沉重,动弹不得;他的意思是要我死。我晓得他的沉重是假的,便挣扎出
来,出了一身汗。可是偏要说,
  "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人,……"

                                  十一

  太阳也不出,门也不开,日日是两顿饭。
  我捏起筷子,便想起我大哥;晓得妹子死掉的缘故,也全在他。那时我妹子才
五岁,可爱可怜的样子,还在眼前。母亲哭个不住,他却劝母亲不要哭;大约因为
自己吃了,哭起来不免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还能过意不去,……
  妹子是被大哥吃了,母亲知道没有,我可不得而知。
  母亲想也知道;不过哭的时候,却并没有说明,大约也以为应当的了。记得我
四五岁时,坐在堂前乘凉,大哥说爷娘生病,做儿子的须割下一片肉来,煮熟了请
他吃,⑽才算好人;母亲也没有说不行。一片吃得,整个的自然也吃得。但是那天
的哭法,现在想起来,实在还教人伤心,这真是奇极的事!

                                  十二

  不能想了。
  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
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
  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现在也轮到我自己,……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十三

  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救救孩子……

                            一九一八年四月。

Permalink :: 8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Media Maratón del Tíbet

Por Zhenru - 20 de Mayo, 2009, 11:18, Categoría: noticias

Con salida frente al Potala de Lasa. El 22 de agosto de 2009. A 3.670 metros sobre el nivel del mar!!! Tienes tiempo para apuntarte hasta el 1 de agosto. Inscripción: 200$ laowais, 200 yuanes autóctonos. Premios. Detalles.

 

Breves en vídeo:

Wen Jiabao llega a Praga para la cumbre China-UE.(Comunicado conjunto)


Falsa alarma por gripe porcina en Tíbet...


Accidente aéreo en Indonesia...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Lu Xun. Grito de llamada. Prefacio del autor.

Por Han Wubai - 19 de Mayo, 2009, 16:12,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呐喊》自序.鲁迅.

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我有四年多,曾经常常,——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年纪可是忘却了,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回家之后,又须忙别的事了,因为开方的医生是最有名的,以此所用的药引也奇特:冬天的芦根,经霜三年的甘蔗,蟋蟀要原对的,结子的平地木,……多不是容易办到的东西。然而我的父亲终于日重一日的亡故了。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我要到N进K学堂去了,仿佛是想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我的母亲没有法,办了八元的川资,说是由我的自便;然而伊哭了,这正是情理中的事,因为那时读书应试是正路,所谓学洋务,社会上便以为是一种走投无路的人,只得将灵魂卖给鬼子,要加倍的奚落而且排斥的,而况伊又看不见自己的儿子了。然而我也顾不得这些事,终于到N去进了K学堂了,在这学堂里,我才知道世上还有所谓格致,算学,地理,历史,绘图和体操。生理学并不教,但我们却看到些木版的《全体新论》和《化学卫生论》之类了。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很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而且从译出的历史上,又知道了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
  因为这些幼稚的知识,后来便使我的学籍列在日本一个乡间的医学专门学校里了。我的梦很美满,预备卒业回来,救治象我父亲似的被误的病人的疾苦,战争时候便去当军医,一面又促进了国人对于维新的信仰。我已不知道教授微生物学的方法,现在又有了怎样的进步了,总之那时是用了电影,来显示微生物的形状的,因此有时讲义的一段落已完,而时间还没有到,教师便映些风景或时事的画片给学生看,以用去这多余的光阴。其时正当日俄战争的时候,关于战事的画片自然也就比较的多了,我在这一个讲堂中,便须常常随喜我那同学们的拍手和喝采。有一回,我竟在画片上忽然会见我久违的许多中国人了,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据解说,则绑着的是替俄国做了军事上的侦探,正要被日军砍下头颅来示众,而围着的便是来赏鉴这示众的盛举的人们。
  这一学年没有完毕,我已经到了东京了,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在东京的留学生很有学法政理化以至警察工业的,但没有人治文学和美术;可是在冷淡的空气中,也幸而寻到几个同志了,此外又邀集了必须的几个人,商量之后,第一步当然是出杂志,名目是取"新的生命"的意思,因为我们那时大抵带些复古的倾向,所以只谓之《新生》。
  《新生》的出版之期接近了,但最先就隐去了若干担当文字的人,接着又逃走了资本,结果只剩下不名一钱的三个人。创始时候既己背时,失败时候当然无可告语,而其后却连这三个人也都为各自的运命所驱策,不能在一处纵谈将来的好梦了,这就是我们的并未产生的《新生》的结局。
  我感到未尝经验的无聊,是自此以后的事。我当初是不知其所以然的;后来想,凡有一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
  这寂寞又一天一天的长大起来,如大毒蛇,缠住了我的灵魂了。
  然而我虽然自有无端的悲哀,却也并不愤懑,因为这经验使我反省,看见自己了:就是我决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
  只是我自己的寂寞是不可不驱除的,因为这于我太痛苦。我于是用了种种法,来麻醉自己的灵魂,使我沉入于国民中,使我回到古代去,后来也亲历或旁观过几样更寂寞更悲哀的事,都为我所不愿追怀,甘心使他们和我的脑一同消灭在泥土里的,但我的麻醉法却也似乎已经奏了功,再没有青年时候的慷慨激昂的意思了。
  S会馆里有三间屋,相传是往昔曾在院子里的槐树上缢死过一个女人的,现在槐树已经高不可攀了,而这屋还没有人住;许多年,我便寓在这屋里钞古碑。客中少有人来,古碑中也遇不到什么问题和主义,而我的生命却居然暗暗的消去了,这也就是我惟一的愿望。夏夜,蚊子多了,便摇着蒲扇坐在槐树下,从密叶缝里看那一点一点的青天,晚出的槐蚕又每每冰冷的落在头颈上。
  那时偶或来谈的是一个老朋友金心异,将手提的大皮夹放在破桌上,脱下长衫,对面坐下了,因为怕狗,似乎心房还在怦怦的跳动。
  "你钞了这些有什么用?"有一夜,他翻着我那古碑的钞本,发了研究的质问了。
  "没有什么用。"
  "那么,你钞他是什么意思呢?"
  "没有什么意思。"
  "我想,你可以做点文章……"
  我懂得他的意思了,他们正办《新青年》,然而那时仿佛不特没有人来赞同,并且也还没有人来反对,我想,他们许是感到寂寞了,但是说: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是的,我虽然自有我的确信,然而说到希望,却是不能抹杀的,因为希望是在于将来,决不能以我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了他之所谓可有,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记》。从此以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每写些小说模样的文章,以敷衍朋友们的嘱托,积久了就有了十余篇。
  在我自己,本以为现在是已经并非一个切迫而不能已于言的人了,但或者也还未能忘怀于当日自己的寂寞的悲哀罢,所以有时候仍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至于我的喊声是勇猛或是悲哀,是可憎或是可笑,那倒是不暇顾及的;但既然是呐喊,则当然须听将令的了,所以我往往不恤用了曲笔,在《药》的瑜儿的坟上平空添上一个花环,在《明天》里也不叙单四嫂子竟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因为那时的主将是不主张消极的。至于自己,却也并不愿将自以为苦的寂寞,再来传染给也如我那年青时候似的正做着好梦的青年。
  这样说来,我的小说和艺术的距离之远,也就可想而知了,然而到今日还能蒙着小说的名,甚而至于且有成集的机会,无论如何总不能不说是一件侥幸的事,但侥幸虽使我不安于心,而悬揣人间暂时还有读者,则究竟也仍然是高兴的。
  所以我竟将我的短篇小说结集起来,而且付印了,又因为上面所说的缘由,便称之为《呐喊》。

                 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三日,鲁迅记于北京。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Y la gripe porcina entró en Tíbet

Por Zhenru - 19 de Mayo, 2009, 12:47, Categoría: noticias

Se sospecha de una italiana de 42 años que entró al Tíbet el 16 de mayo procedente de Nepal. Ya han aislado a los 23 extranjeros que le acompañaban. Que cierren los monasterios!!! Como entre bien la epidemia nos quedamos sin monjitos!!!

Actualización a 20 de mayo.- FALSA ALARMA!!!, sólo se trata de una  gripe de temporada de lo más normalita. El grupo formado por 24 turistas de 12 diferentes nacionalidades podrán disfrutar felizmente de su estancia de 8 días en el "infierno".

Transcripción de la news.- 卫生部通报,5月19日凌晨,卫生部接到西藏自治区卫生厅报告,西藏日喀则地区樟木口岸医院收治1例发热病例,初步诊断为输入性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
患者,女,42岁,意大利人。患者于5月12日从意大利飞抵尼泊尔。5月15日,患者自觉鼻塞,咽痛,出冷汗。5月16日,患者从西藏自治区樟木口岸入境检疫时,腋下体温高达38.5℃,遂转入樟木口岸医院。目前患者病情稳定。5月18日,西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咽拭子标本进行检测,结果为甲型H1N1流感核酸阳性。西藏自治区卫生,检验检疫部门以及口岸管委会已安排与患者同行的23名外国游客(密切接触者)在当地宾馆实施医学观察。
卫生部要求西藏自治区卫生部门加强患者临床救治,做好相关流行病学调查和密切接触者追踪,立即将患者标本送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实验室复核检测。卫生部已派出由临床,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方面6名专家组成的专家组,紧急赶赴日喀则樟木口岸指导诊疗和防控工作。卫生部专家组将综合患 者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和复核检测结果,尽快明确诊断。 有关情况已通报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

Breves:


-Alpinista aficionado chino muere al bajar del Qomolangma (Everest)


El chino con esfuerzo.  Nueva sección. Cómo se dize...


- "Cuando notes que he cometido un error no dejes de advertírmelo."
- Has cometido un error!!!, se dice es con ce, no con ceta.
- Bromas aparte. Válgame.
- "当你觉察到我犯了错误时,你一定要告诉我。"
- "dāng nǐ juéchádào wǒ fànle cuòwù shí ,nǐ yīdìng yào gàosù wǒ."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Ese finstro de parque temático

Por Zhenru - 18 de Mayo, 2009, 18:13, Categoría: noticias

En la ciudad de Chongqing han clausurado y demolido un parque temático antes de inaugurarlo, una especie de sexódromo a 5 yuanes la entrada, al parque. ZMP ha podido hacerse con unas imágenes de los entresijos. Príapo (痞阿帕斯) se queda sin homenaje, al menos de momento. Quienes gustan de llevar las sus gónadas por fuera de las ropas, enseñándolas a los cuatro vientos, aireándolas que dicen, se han sentido limitadísimos en su libertad de expresión. Los más mojigatos aseguran que una cosa es la educación sexual y otra que te planten un pollón en la plaza del pueblo. Qué controvertidos los chinos.



Esas brevísimas para hoy!!! Oido cocina!!!

-Intervienen 250 tirachinas procedentes de...China

-Censura en China

-
Tibetanos piden a líderes de UE que resistan presión china y reciban al Dalai


Vocabulario:
-A los cuatro vientos (anunciar, propagar). 毫无保留地 háowú bǎoliúde.
-Tirachinas. 弹弓 dàngōng
-Controvertido. 辩论的 biànlùnde,争论的 zhēnglùnde.
-Mojigato. 假正经的 jiǎzhèngjīngde.



Permalink :: 9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Adivina, adivinanza...

Por Han Wubai - 16 de Mayo, 2009, 15:57,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quién estaba, megáfonos en ristre, a la vera de Wen Jiabao el 19 de mayo de 1989 en Tiananmen?


Y esas breves picantes para hoy!!! Oido cocina!!!

-San Obama de Guantánamo nombró a un republicano como embajador de EE.UU. en China

互相帮忙,互相学习。。。


Y hace 20 años Gorbachov pisó China (del 15 al 18 de mayo de 1989)...y antes que él, Ceausescu (dos veces, 1985 y 1988, y entre ellas Mike Wallace entrevistando a Deng en Zhongnanhai para la CBS, 2-9-1986, dentro vídeos!!!).


Permalink :: 25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国王杯,巴萨vs毕尔巴鄂, 4-1

Por Zhenru - 15 de Mayo, 2009, 6:49, Categoría: video

巴萨4-1毕尔巴鄂, completo en español...


Los goles, en chino...


El Himno de España, en ruso...

Permalink :: 6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Wenchuan, año 1. 汶川地震一周年

Por Zhenru - 12 de Mayo, 2009, 7:02, Categoría: noticias

纪念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活动于5月12日下午在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举行

 

特别为512四川地震一周年而作。祝我中华越来越强盛!


Lo que vimos y sentimos durante aquellos días de mayo...




Periodismo coprófago de vanguardia a la española:

Permalink :: 2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España alienta a las fuerzas que dividen China

Por Han Wubai - 8 de Mayo, 2009, 8:41,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Eso es lo que se desprende de la rueda de prensa de Ma Chaoxu ( en ejpañó). La expresión utilizada por el portavoz de turno de AAEE chino fue ...为...张目, que puede ser traducida al español como alentar, dar aliento, dar alas, bailar el agua, hacer el juego, pasar la mano por el lomo..., todo depende de lo que pongamos en los puntos suspensivos, y ayer Ma Chaoxu utilizó ...分裂中国的势力..., que puede ser traducido como fuerzas o iniciativas que dividen China. Lo que no contestó AAEE es si la actuación de jurisdicción intergaláctica de la Audiencia Nacional de España va a influir en las relaciones entre ambos paises soberanos (que manda huevos!!!), eso lo ha dejado claro, negro sobre blanco, la Embajada de la República Popular China en España. La pelota, nunca mejor dicho, está en el tejado del Gobierno de España ¿y del Rey como la más alta representación del Estado Español en las relaciones internacionales?. Continuará, Dios mediante.

P.D. 1 .- Remate en plancha de la Vice y gol "por toa lascuadra": el gobierno de España
se lava las manos y ajo y agua. 1-0.  Y, erre que erre,  que no hay conflicto diplomático, oiga!!!.  Como se descuide Wen Jiabao, los sonados jueces de la AN de España son muy capaces de imputarle, a él y a todo su gobierno en pleno, un delito de lesa humanidad y/o genocidio, por matanza sistemática y generalizada de tibetanos,..., y este gobierno de España, socio estratégico integral de China (jejeje!!!), le planta una casita del Tíbet en el pabellón de la Expo 2010 de Shanghai, con servilleta al aire y cursillos del CAT sobre justicia penal internacional y tó y tó y tó, y si no, al tiempo..., como que el sueño, como jurista, del abogado en ejercicio es "sentar en el banquillo a Hu Jintao y juzgarlo, condenarlo y encarcelarlo por genocidio".

P.D. 2.- ¿Seguirá pensando el bueno de Wen, Baobao, que España es el aliado más seguro y fiable de China en Europa? 

P.D. 3.- ¿Se va a hacer cargo el gobierno de España de algún terrorista uigur del ETIM (y son 17) que San Obama no sabe cómo quitárselos de encima para cerrar Guantánamo?


Y que no hay que ser muy lumbrera para percatarse de por dónde han ido las relaciones China-Francia-Unión Europea desde que Sarko le pasó la mano por el lomo al gran perrazo tibetano. Pues nada, el ayuntamiento de París ya quiere ponerle una nueva carlanca..., mira que van a dar por culo estos americanos.


Permalink :: 3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Las cifras de Wenchuan

Por Zhenru - 7 de Mayo, 2009, 13:05, Categoría: noticias

A poco de cumplirse un año del terremoto de Wenchuan (Sichuan, 12 de mayo de 2008), se ha hecho público el número de víctimas: 86.633 (68.712 fallecidos y 17.921 desaparecidos). Entre las víctimas se han contabilizado y verificado, para toda la provincia de Sichuan, 5.335 estudiantes (fallecidos y desaparecidos). Informe completo del gobierno provincial de Sichuan

Permalink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Jueces sonados

Por Han Wubai - 6 de Mayo, 2009, 7:08,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Pedraz y Moreno son dos de los jueces más sonados de la Audiencia Nacional de España. ¿Te suenan?. En China van a empezar a sonar. 佩德拉斯 y 莫雷诺 ejercen una jurisdicción intergaláctica en base a una ley española, una ley orgásmica del joder judicial, pasándose la soberanía de los paises por el grandísimo forro de los sus togados sonajeros.  O actúa con celeridad el ejecutivo y el legislativo en la modificación de la ley que ampara estas sonadas actuaciones circenses contra los ministros de gobiernos extranjeros o España y su diplomacia se van a convertir, más pronto que tarde, en el hazmereír de la Vía Láctea, pasando sus funcionarios judiciales de serlo a estarlo. Sonados.

P.D. 1.- Premio especial para aquel lector u ojeador que me escriba correctamente los nombres y apellidos, en pinyin y hanzi, de los ocho imputados por el sonado juez de la AN. Como mires las agencias de noticias, vas aviado!!!

P.D. 2.- ¿Ha soltado ya Villar Mir, en zona tibetana, los 2.000 millones de euros para la provincia del imputado Ministro de Seguridad (primero por la izquierda)?

P.D. 3.- Para nota y para la Diplomacia Española en China, ¿forma ésto parte de la nueva Asociación Estratégica Integral entre España y China? ¿o es simplemente por tocar los huevos?

P.D. 4.- ¿Apoya España, directa o indirectamente, con dinero público, alguna forma de "independencia del Tíbet" en territorio nacional?
 


Vocabulario:

-Tocar o hinchar los huevos a alguien o en general, molestar, fastidiar, generar irritación. 打扰,讨厌,麻烦。。。

Y unas breves para hoy!!! Oido cocina!!!

-Acaba de aterrizar en Pudong el avión proveniente de México con 98 turistas chinos que se quedaron colgados por la cancelación de los vuelos. Pedazo cuarentena se van a chupar.


Permalink :: 20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

Y la gripe porcina entró en China, por Shanghai

Por Han Wubai - 2 de Mayo, 2009, 11:49, Categoría: deposiciones

Para que conste. Vuelo AMO98 procedente de México que llegó al Pudong el jueves 30 de abril a las 6 de la mañana. Parte del pasaje se quedó en Shanghai y parte embarcó en el vuelo MU505 de la China Eastern con destino a Hongkong, donde a uno de los pasajeros, mejicano, se le ha diagnosticado el virus A/H1N1. A alguien en el aeropuerto de Shanghai se le va a caer el pelo, y los vuelos con México quedan suspendidos hasta nuevo aviso,..., y ya se pueden estar pasando por el hospital todos los que iban en el avión de Aeroméxico,  que Nanjing lu y alrededores pueden esperar!!!. (sin localizar 15 turistas).
Item más, una paloma muerta da positivo por gripe aviar en Hongkong.

Actualización.- Han sido localizados
6 pasajeros (3 mejicanos, 1 useño y 2 chinos) del vuelo AMO98 en Hangzhou!!! y en Yiwu, ya están en observación. Aún quedan 7 por localizar en Shanghai!!!(4 extranjeros y 3 chinos). Ultimísima hora.- Ya están todos bajo observación.


Shanghai hace públicas las imágenes del portador del virus!!!

Permalink :: 17 Comentarios :: Comentar | Referencias (0)